优化外商投资环境,提高对外开放水平

 

文 | 谢祖墀

2018年12月24日

 

本文系高风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兼CEO谢祖墀博士于2018年12月6日在“2018年上海国际智库高峰论坛”上的演讲

3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一些西方政客、企业者、说客和媒体都曾指出,外资企业无法抓住在华机遇是因为他们在中国市场缺乏公平的市场准入条件、面对不公平竞争以及缺少足够的知识产权保护等。

4

部分产业缺乏市场准入条件

自40年前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已经逐步对外开放了许多行业。很多行业已经完全开放,如消费品、家电、零售以及汽车零部件等。以汽车行业为例,虽然长期以来汽车行业受50:50中外合资股比的限制,但是中国整体的汽车市场在产品、市场区隔和渠道等方面都是非常开放的。另外,中国政府前不久刚刚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内逐步取消对于汽车制造业外资企业的合资股比的限制。

但是,除这些完全开放的行业外,仍然有一些如商业银行、保险等领域依旧相对封闭。商业银行和保险业依然是以国家为主导的政策性产业。今年四月,银保监会宣布,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一致的股权投资比例规则。但尽管外资持股商业银行比例上限被放开,目前我国大部分大中型商业银行仍为国有控股,因为外资大幅增持有中资银行股份首先要以国有大股东放弃其控股权为前提。

5

此外,在互联网领域,虽然有不少外资企业如领英(LinkedIn)、eBay、爱彼迎(Airbnb)和亚马逊电商(Amazon)等在中国能较充分经营,但其他一些如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在中国则未能获准经营。

在最近上海举行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习近平主席的主题发言不仅重申了中国政府在坚持改革开放方面的政策,并且表示欢迎外资在中国的参与和投资。中国政府会致力为各类企业维持和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

政府对本土创新的偏袒而产生的不公平竞争

市场准入条件外,各级政府在政策方面对于本土创新的偏袒依然造成了一些不公平的竞争,引起了相关跨国公司的不满和质疑。

改革开放以来,中央政府和各级地方政府曾为了鼓励本土企业的创新,设立了许多激励性的政策,如政府补贴、协调采购等。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让本土的创新型企业有了很大的积极性和业绩的巨大进展,也推动了中国整体经济的进步与转型。然而,在这些政策让本土企业获利的同时,外商投资者的利益被削减。在一些国家政策导向或国家垄断的行业,各层政策和行业的固有格局导致跨国公司很难对其进行投资并取得成果。长此以往,这成了跨国公司的另一大控诉缘由。

6

早在2007年,国家财政部就发布了关于《政府采购进口产品管理办法》的通知,在规范进口产品采购行为的同时,推动本土自治创新企业。该文件指出:对于政府采购的进口产品,应实行审核管理制度。近年来随着国产品牌呼声的上涨,作为长期被进口品牌垄断的医疗器械行业,也成为了国家推进国产产品的一个重点领域。去年12月,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明确要求:坚决支持采购国产医疗器械,进口设备需经过严格审批。湖北、山东、四川等省份也都发布了相应的医疗器械采购清单。这些举措引起了不少医疗器械跨国公司的质疑和不满。

无独有偶,这种情况也曾发生在政府促进本土风力发电设备和零部件的发展过程中。早在2005年,国家发改委(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曾经出台一项政策,要求新风力发电设备需要有70%以上的零部件由中国本土制造。这项政策出台后,外资企业在风力发电产业中的市场份额急剧缩水,从2006年的55%降到了2008年的34%。尽管后来发改委在2010年取消了这项政策,但是中国的本土发电设备制造商已经在这几年间显著提高了研发和生产的能力,并且抢占了一定的市场份额。

7

缺乏对知识产权足够的保护力度,数据安全和商业机密缺乏保护

近年来,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技术逐步成了许多公司,尤其是科技类创新型公司们的最核心竞争力。在外资的科技、互联网类跨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时,中国政府对外商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是他们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今年三月,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发表的《特别301报告》花费了很长篇幅讨论中国的“技术转让制度”,也就是他们口中中国的“以市场换技术”政策,并把这一政策视为中国强迫外资企业转让技术的主要手段。

8

有国外评论机构指出:强制美国企业技术转让是中美贸易战的核心问题,即特朗普政府施压中国的缘由。美国企业一直以来都在抱怨中国政府强迫其转让知识产权,这种担忧在近期进一步加剧,从化工产品、芯片到新能源汽车等行业都涌现出一批中国扶持的“冠军企业”竞争对手,进而部分美国企业开始转变立场,要求美国政府为他们出面发声、解决中国的强制技术转让问题。

一项欧盟进行的1,000家驻华公司的调查结果显示,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大多数外国公司通常更愿意通过外商独资企业的形式,而不是合资企业在中国投资。在该调查中,只有1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会选择与现有的中国企业进行合作。

政府可以从公正、合理、透明三方面着手来优化上海营商环境

这些跨国公司所担忧的突出问题,并不是事实的全部,但也并非毫无根据。起码他们有一部分的企业是这样认为的。一方面,我们认为跨国企业需要反思他们的中国战略,要将他们的全球战略的核心放到中国来;另一方面,我们建议上海市政府积极响应国务院号召,进一步落实扩大对外开放、创造公平竞争环境和加强吸引外资等工作。

9

为此,上海市政府可以从公正、合理、透明三方面来优化上海营商环境,提高对外开放水平。

首先,营造公正的营商环境,是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基础和前提。唯有如此,才能让在上海投资的外企放下顾虑,这也是开放促改革,加快国家和上海市相关制度和法规建设,以及提高国际竞争力的必要条件。

一、政府应该不断完善知识产权保护相关法律法规,提高知识产权审查质量和审查效率。依法严格保护外商企业的合法知识产权,对于各种形式的侵权事件和案件认真审查、严肃处理。可赋予知识产权专业法院更多权力,拓展其运作领域并完善其运作机制。按照市场原则不断加强国际知识产权合作,对标国际性的专利管理规则。

二、进一步降低市场准入门槛。上海,作为中国乃至世界的金融核心城市,应该稳步扩大金融行业(包括银行和保险业等)的开放,并且持续推进和加快服务业、电信、教育、医疗、文化等领域开放进程。特别是对研发依赖度较高的医药卫生等行业的市场准入,加快对创新型药物和医疗器械的审批,为外资企业的研发提供更好的营商环境。

10

三、对在中国境内注册的各类企业一视同仁、平等对待,减少或杜绝采用补贴等手段来保持本土企业的竞争优势,营造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

其次,打造更加活力和高效的营商环境,要求政府加快更加合理的标准布局建设。

一、坚持以创新引领经济发展。加强数字经济、人工智能、区块链、生物科技等前沿领域的合作,统筹利用全球科技创新资源,完善创新合作体制机制。

二、改善经商的研发生态环境,吸引国际核心研发力量。政府可以提升对外资研发机构的补贴,出台人才引进的优惠政策。

三、激发进口潜力,这也是习总书记在刚结束的进博会上强调的重点。上海是中国最大的进口消费品集散地,上海口岸的进口贸易占全国总量的近三成,并且上海拥有集装箱吞吐量全球第一的上海港。因此,在努力把上海打造成一个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亚太中转枢纽上,政府和相关部门该制定合理的税务制度和对外贸易优惠政策。

33

最后,营造透明的营商环境,有助于推动上海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统一内外法律法规和制定新的基础性外资法律,让外商投资有法可依;在审批、监管、税费等环节提升政策透明度;当然,还包括做好对外资政策的解读,信守对外商投资的承诺。

综上所述,打造更加公正、合理、透明的营商环境,是上海市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促进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政府和有关部门应该不断完善知识产权保护相关法律法规,增强监管的透明和可预测性。同时,降低市场准入门槛,构建公平的竞争环境。推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势将更加提升上海市对全球外资的吸引力,进一步推动城市开放型经济体制的进程。

 

作者简介:

谢祖墀 (Dr. Edward Tse) 是高风咨询公司的创始人兼CEO。他是中国管理咨询行业的先锋,在过去20年中,他曾带领两大国际管理咨询公司在大中华区的业务。他为包括国内外的数百家企业提供过咨询服务,涉及在华商业的各个层面,以及中国在世界的角色。他曾为中国政府提供过战略、国有企业改革以及中国企业走出国门的建议。他被称为“中国于国际上最富经验和具权威的商业战略专家”。他已撰写超过200篇文章以及四本书籍,其中包括屡获殊荣的《中国战略》(The China Strategy,2010年)和《创业家精神》(China’s Disruptors,2015年)。

(注: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更多文章和资讯请关注我微信公众号:EdwardTse_GF

微信图片_20180626163325

 

linkedin share Facebook share Twitter share